艺术红木家具,为文化传承服务

来源:品牌红木网   时间:2018-01-12      返回首页

中国传统家具历史中,仅仅是座椅就创作出官帽椅、禅椅、玫瑰椅、宝座等数十种。在这些经典的家具造型里,有像官帽椅此类兼具艺术性和实用性的品种,也有像禅椅、宝座等非百姓日常生活所用的,这类家具往往因为象征特殊身份地位、材质昂贵或实用性弱而较少存世,却又因为型制中蕴含了古人的精神追求,折射出丰富的历史文化形态,所以流经数代依然能引起共鸣,成为艺术文化结晶传承至今。

《紫檀框漆嵌牙菊花纹宝座》(清宫旧藏)
《紫檀框漆嵌牙菊花纹宝座》(清宫旧藏)

正如代表当代艺术水平之一的新中式红木家具,也出现了兼具艺术感、实用性和观赏功能大于实用功能的两种。无论是成为艺术家具的经典,还是成为设计创新的铺路石,立足于生活甚至高于生活的精神文化创作、表达,让红木家具在每个时期都有独特是艺术亮点。

但正如全联艺术红木家具专业委员会专家顾问、中国明式家具研究所原所长濮安国所说,“不是每件明式家具都值得收藏,不是每件红木家具都是艺术品”。红木家具的艺术性,是人们社会生活和思想情感的反映,也是人们文化、认识水平高低的反映,表现在艺术形象的具体、典型,艺术结构的严谨、完整,艺术手法的准确、多样,艺术内涵具有时代性、民族性和独创性。艺术红木家具应该是艺术理念、设计、工艺的高度统一。

中山区氏臻品《小叶紫檀嵌百宝牡丹富贵纹宝座》
中山区氏臻品《小叶紫檀嵌百宝牡丹富贵纹宝座》

尤其在红木家具产业发展初期,行业是仿古家具的天下,而深入理解传统中式文化,并能在工艺制作上极致还原传统家具艺术特征的工匠少之又少。从改革开放至今坚持从事明清传统家具制作的全联艺术红木家具专业委员会主席团主席、中国传统工艺大师、区氏臻品董事长区胜春说,“简单复制出来的产品并没有真正掌握传统家具的精髓,充其量只能称为日用品”,此中提到的“精髓”,讲的就是红木家具的艺术性,包括传统意象、造型,榫卯结构,雕刻装饰等的灵活运用和呈现的完美度,也包括我们结合传统文化和当代精神赋予家具的文化解读。

实际上,红木家具的艺术性和实用性从来不是两种割裂的属性。为了记录时代文明成果,展现优秀的传统工艺,有时人们会选择将艺术性的一面放大,所以会有一些观赏、收藏性极高,工艺精良却少一丝实用的红木家具。如中国传统工艺大师、大清翰林董事长吴腾飞以珍贵红木创作的《中华耕织世纪大柜》,体量之大、寓意之深创下吉尼斯世界纪录,从实用性去评判这种国家收藏级别的艺术品价值,显然不妥当。中山市政协主席丘树宏在首届中国新中式红木家具大会上说,使用名贵木材做家具,就要做成艺术品、甚至是奢侈品,用文化加以保存木材的生命价值。这也意味着,侧重艺术性、收藏性的红木家具,它的精神文化价值和功能往往凌驾于使用之上。

中国传统工艺大师、东阳大清翰林董事长吴腾飞《中华耕织世纪大柜》
中国传统工艺大师、东阳大清翰林董事长吴腾飞《中华耕织世纪大柜》

不过,随着珍稀红木资源的短缺,行业越来越意识到靠材质来承载红木家具的艺术性难以实现可持续发展。全联艺术红木家具专业委员会专家顾问、华南农业大学博士生导师李凯夫教授一直鼓励红木家具行业接纳更多优良木材,并通过解构、重组多元、优秀的传统文化来完成表达思想情感初衷的“文化设计”。红木家具的艺术性可以有更多优秀的载体。

经久不衰的艺术红木家具,凝聚了极高的传世价值,切实承担起记录、传承优秀工艺艺术和传统文化的职责,但艺术红木只能被束之高阁,远离生活吗?有句话说,“艺术是为民众服务的”,红木家具创作的出发点可以高于生活,但能做到雅俗共赏是更高级的艺术。

在人们越来越意识到内涵、美感统一的艺术性是红木家具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时,消费领域、收藏领域的“艺术红木”显然有不一样的内涵和使命。(来源:《中国艺术红木》第2期  何欣仪文)

主办单位:全国工商联民间文物艺术品商会艺术红木家具专委会
承办单位:弘木传媒 电话:400-0088-328
加载提示